邱斩(´-ω-`)

斩尽秋风不肯归.

少年诞生之日

在遥远过去的某一时刻,甚至远到邱斩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。


因为感觉到一只橙色的鸟儿扇动翅膀的样子,他睁开了眼睛。




今天他看到那只鸟从窗前飞过了。




——西风远-少年诞生之日




10.26

在每个离别的日子里

我在每个风雨飘零的夜里彷徨

行的迷茫 是心的方向

摇曳的光影是梦的海洋


“我心安处 是故乡.”



——西风远-在每个离别的日子里

眼镜 ——西风远·骆斩日记(1)




“啊今天布置的啥作业呦根本看不到…我的眼镜还丢了…之前明明放在书包这层来着…”
骆斩用手搭着凉棚状努力看黑板角落里布置的作业,可是这并没有让他看的更清楚一点。
“就你这老年人记性绝对是因为放在哪忘拿了。给,我抄了作业。”后面七仔一边一脸嫌弃的吐槽一边递过来自己的作业本。
“不会吧…我为了看黑板上的字特地带了眼镜来,就前天上午戴过一次,我还记得特别清楚我放起来了,昨天掏饭卡的时候还在呢。我就没拿出来过,谁知道昨天晚上回家就没了,早上到学校来找也没有…”
突然一阵宣告般的铃声尖叫起来,把骆斩吓的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晚自习开始了。

“大家抄一下今天要写的物理题目哈。我写黑板上。”在办公室呆了十几分钟的御灵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纸走进教室。

“啊就算字写的好看也根本看不见…”骆斩一边抱怨一边从书包里掏出他的眼镜戴上。
“啊。这下清楚多了。”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呀,写前面几章我好像忘记骆斩还有眼镜这回事了,之前明明是为了耍酷加了这个设定来着,甚至说他不戴眼镜看不到黑板…”

“算了不管了,等会加一点眼镜的情节吧。”

关于《醒来》———



当然不只是存粹写回忆 是在说“骆斩”被我的意识创造的过程(´-ω-`)

骆斩在结尾已经忘记了他那“残破的灵魂”从名字开始出现的过程,他深信那些我强塞给他的,断断续续的记忆是真实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。

若是如此,谁能证明我们的记忆和现在发生着的一切就是真实存在的呢?

骆斩最后说的“我这就是我的生活。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难道还有假吗?”

这句话应该读作“从来如此,便对么?”



这才是我真正想说的。

醒来 ——西风远·序言




骆斩迷路了。

他突然发现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。只是向前走,一直向前走。他一边走一边想下去,他发现他连自己来自哪里都不明白。

“我或许是从某一时刻开始突然有了名字。”他自顾自的嘀咕着。

路过一个溜过小黑猫的灰色水泥路,他看到了一个路口。
“我好像经常路过这里,我经常停下来。”他说着,站着研究了半天。
最后他开始思索自己为什么停下来。是因为这里旁边树丛的叶子会说早安和晚安吗?

他记得自己有两个朋友,七仔和小御灵。他们一起谈天说地拥抱未来,诉说每天发生的种种,像是逢着一缕阳光般。他只觉得那清亮和透明仿佛伸手就能握住,握的紧紧的。
“怪不得这条路总给我欢欣的感觉。”

奇怪的是,再详细发生的东西他倒是记不起来了。再搜索自己所谓的记忆也只发现一些陌生的名词。

“西格道尔…斩哥…”

“斩哥。”他反复念着这两个字,想让自己熟悉,或是说试图用这两个字来描述自己。“斩哥,斩哥。”他反复念着,觉得这两个字好像承载了轻曼欢腾到快要死去的陌生的故事。

他记起他来自一颗从外太空看常年飞舞着橙色流光的星球。他是一个国旗上有无限大标志的国家的居民。他和他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住在最南边一个常年吹着西风的小城。
他觉得自己喜欢喝37.5度夏天里的酸梅汤和黄叶纷飞时学校食堂里的巧克力奶茶。他的印象里还冒出来铺盖着数学公式的生物书,看一眼就觉得那是诗和画卷。


“我这就是我的生活。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难道还有假吗?”

他抬头看着橙澈的天空,好像和往常没什么不同。
他继续走着,好像什么也没想起来。

关于某斩

这里邱斩
可以叫我斩斩  双斩 ∠( ᐛ 」∠)_

(不要叫邱xx因为听起来很奇怪…
请随意找我聊天 当然要做好被我这个傻子尬到的准备(。
目前高一 是一个喜欢删东西(?)的自由写手/画手
(删主要是还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文章画不出来我想要的图 不论是脑洞文笔还是画技都十分无趣 )

吃cp很杂 随意安利∠( ᐛ 」∠)_

等我能站到与我喜欢的太太们比肩的高度我就回来找你们(´・ω・`)

不会太久的 斩正在努力的路上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
嗯……暂时就先这么多吧。


【错误码】2325233138